欢迎光临“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官网!
资讯

萨尔瓦多比特币实验,一个600万人口小国的“金融灾难”?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顾北 欧阳

尽管面临诸多争议,萨尔瓦多政府还是坚持了之前的决定:将比特币作为国家法币。

三个月前,萨尔瓦多国民议会以绝对多数投票通过了萨尔瓦多总统Nayib Bukele提交的比特币法案。

9月7日,该法案正式生效。萨尔瓦多也因此成为世界上首个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

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或许是一个勇敢的人,却不一定是能将“螃蟹”吃好的人。

实际上,就在比特币正式成为当地法币的第一天,萨尔瓦多就经历了市场闪崩、钱包故障、国内抗议……

对于这场历史性的金融实验,萨尔瓦多是否真的做好了准备?在加密货币拥护者们的狂欢声中,比特币又是否真能成为美元的“掘墓者”?

图片来源:推特

比特币正在成为萨尔瓦多的PayPal、支付宝

“刚刚走进了圣萨尔瓦多的一家麦当劳, 看看我是否可以用比特币支付早餐费用, 说实话, 我完全希望被告知不能。”

当地时间9月7日早上,比特币正式成为萨尔瓦多法币的第一天,记者Aaron van Wirdum来到萨尔瓦多的一家麦当劳餐厅,他想实验一下这里究竟能不能进行比特币支付。

“但是,看,他们打印的门票与QR,带我到网页与闪电发票,现在我正在享用我喜欢的传统德萨尤诺!”

最后的结果是,Aaron van Wirdum很顺利的使用比特币买到了自己喜欢的早餐。

随着比特币成为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在当地接受比特币支付的企业名单也在不断增加。

除了麦当劳外,目前星巴克、必胜客这两家国际知名连锁餐饮品牌在当地的门店,也允许顾客使用比特币支付。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在萨国政府的大力鼓励下,就连当地一些街头巷尾的小杂货店,也都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从店外张贴的比特币收款二维码地址来看,其使用体验大概和我们国内的支付宝、微信相似。

自今年6月份比特币法案通过以来,萨尔瓦多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推动和普及比特币在当地的使用。

目前,萨尔瓦多政府正在安装200多台带比特币兑换功能的自动提款机,可将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比特币转换成美元后提取出来,无需缴纳手续费。

萨尔瓦多的比特币ATM机(图片来源:推特)

除此之外,总统Nayib Bukele和执政党还在不遗余力的推广Chivo 钱包。Chivo 钱包是萨尔瓦多政府的官方比特币和美元钱包。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Chivo 钱包与其他比特币链上钱包和闪电钱包兼容,允许用户在没有佣金的情况下在萨尔瓦多人之间发送和接收比特币和/或美元,允许用户将比特币换成美元,反之亦然,无需佣金。

此外,Chivo 与萨尔瓦多银行系统连接以在平台上存入或提取美元,并与 Chivo ATM 网络连接以现金存入和提取美元。Chivo 还有公司版本,可以让企业用户快速轻松地收费、为员工分配支付终端和纳税。

伊布·布克勒(Nayib Bukele)此前表示,Chivo 钱包对于民众来说并非强制使用,它支持身在国外的萨尔瓦多人使用。

为鼓励民众使用比特币,总统Bukele还宣布政府将拿出1.2亿美元,用于向至多400万注册使用Chivo 比特币钱包的民众,每人发放价值30美元的“虚拟币红包”。

尴尬的“比特币日”:闪崩、故障、抗议……

看起来,比特币似乎给中美洲的这个“弹丸小国”带来了焕然一新的气象。但事情的另一面,可能并非如表面这般“美好”。

事实上,就在9月7日,萨尔瓦多的“比特币日”。先是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收发钱包 Chivo 出现技术故障,又赶上了比特币突然而至的 14% 大跌,还有发生在国家最高法院外的抗议……

9 月 6 日,总统Nayib Bukele在推特发文,兴奋的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比特币日”:“明天,史上首次,全世界的目光都将关注萨尔瓦多。”

同时,Nayib Bukele还通过社交平台透露,政府于当日分两次购入了 400 BTC。按照 6 日 18 时 BTC 51690 美元的价格计算,这400 BTC 价值约为 2067 万美元。

该消息公布后,比特币价格一路飙升,至52681.85美元,创下5月以来最高水平。但好景不长,比特币出现闪崩。

9月7日下午,比特币价格迅速跌至42830美元的低点,跌幅超7000美元,日内跌幅达18.73%,萨尔瓦多政府持有的 BTC 价值瞬间缩水了 340 多万美元。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著名的比特币看空者经济学家彼得·希夫(Peter Schiff)对比特币和萨尔瓦多进行了嘲讽。他在推特上写到:“萨尔瓦多,欢迎来到比特币世界,你们的法币在一小时内失去了15%以上的购买力。习惯就好,这只是比特币鲸鱼精心策划的又一次暴涨暴跌。这太糟糕了,这一次他们不得不牺牲一个国家来实现它!”

在萨尔瓦多的“比特币日”到来前,萨尔瓦多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钱包Chivo 钱包就开始在萨国各种媒体渠道上进行安装和使用的推广,萨尔瓦多日报及报网的明显位置都有相关的教程和说明,该钱包可以在苹果应用商店、谷歌应用商店和华为应用商店下载。

但在比特币大跌前, Chivo 却出现了技术故障, Chivo 钱包于当日凌晨推出,为本地用户免费提供价值 30 美元的比特币,但在 5 小时后由于服务器容量不足而断开连接。

萨尔瓦多的“比特币日”当天,总统伊布·布克勒在特推上连发带转了 49 条推文,比过去的任何一天都多,足见他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尽管总统先生热情高涨,但一些民众似乎并不买账。

当地时间 9 月 7 日下午,超过 1000 人参加了在首都圣萨尔瓦多举行的抗议活动,他们在最高法院外焚烧轮胎,燃放烟花,以此反对这个国家采用比特币。

路透社采访的抗议者称,“这种货币非常适合想要用自己的经济资源进行投机的大型投资者。”但他认为,这种“货币”并不适合普通人。

据外媒报道,反对派政客约翰尼 · 赖特 · 索尔(Johnny Wright Sol)对媒体表示: “对于布克勒总统、他的政府和他的比特币实验来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

“大多数人对加密货币知之甚少。我们所知道的是这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市场。今天,这一点显而易见。”索尔说到。

尽管出现不少“插曲”,但该国总统似乎热情不减,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于9月7日晚些时候再次发推文表示,该政府利用了此次下跌的机会又购买了 150 枚比特币。

布克尔在 Twitter 上写道:“萨尔瓦多目前持有 550 枚比特币,其中大部分是本周一以来购买的。”

萨尔瓦多为何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自今年6月份宣布将比特币作为国家法币以来,萨尔瓦多就遭到了来自各界的质疑和警告。

此前,IMF等机构曾连续发出警示,希望萨尔瓦多政府慎重对待比特币。IMF表示,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决定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风险和监管挑战。

9月7日,世界银行发言人重申,“考虑到环境和透明度方面的缺陷”,该行不会帮助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

此外,由于比特币的极大不确定性,评级机构穆迪 (Moody's) 也下调了萨尔瓦多的信用评级。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名誉经济学家Steve Hanke认为,比特币将为萨尔瓦多带来大问题,它的极端波动性、腐败潜力和不确定性只是一长串问题清单的开始。

“Nayib Bukele(萨尔瓦多总统)住在幻想乡里,他的 BTC 法是灾难的秘诀。”Steve Hanke在推特上写到。

尽管批评和阻挠的声音不断,但这个人口不足700万的的中美洲小国,还是率先迈出了这颠覆性的一步。

此前名不见经传的萨尔瓦多,为何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这或许要从萨尔瓦多的社会历史、经济结构以及美元霸权等说起。

萨尔瓦多位于中美洲北部,面积2.1393万平方千米。萨尔瓦多地区原为印第安人玛雅族居住地。1524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1821年9月15日脱离西班牙的统治独立。

1979年至1992年,军政府与左翼游击团体联合组织之间爆发激烈内战。1992年内战双方签署《查普尔特佩克和平协定》,建立了多党制的宪法共和国,直到今日。

内战遗留冲突、文化水平低、政党斗争等因素,严重限制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作为中美洲人口最密集、面积最小的国家,萨尔瓦多的经济以农业为主,是世界上“中低等收入国家”之一。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萨尔瓦多全境21040平方公里,然而人口却有650万。在IMF排名中,该国经济排在第106位,GDP总量不到700亿美元。

刚开始,萨尔瓦多国内通行萨尔瓦多科朗,由于通货膨胀严重,萨尔瓦多科朗体系崩塌。随后当局决定自2001年1月1日起把美元定为法定货币,萨尔瓦多央行不再发行科朗。汇率固定为1美元兑换8.75科朗。

目前在萨尔瓦多国内,美元已经成为民众生活的硬通货,民众买买面包、交房租皆用美元支付,至于萨尔瓦多科朗,其收藏价值甚至大于本身价值。

换句话说,萨尔瓦多没有自己的货币,其金融体系和经济发展严重依赖美元。不仅如此,萨尔瓦多经济也对外依赖严重。

据统计,截至2020年,有多达150万萨尔瓦多人在世界各地打工,“打洋工”者,占了萨国650万人口的近四分之一,仅在该年就向萨国的亲属汇款59亿美元(世界银行,2021),也占了萨国GDP的近20%。

与此同时,萨尔瓦多的经济交易主要使用的却是现金,大约70%的人没有银行账户或信用卡,这意味着萨尔瓦多民众需要在国际转账上支付昂贵的费用。据测算,如果在外打工的萨尔瓦多人使用比特币汇款,将节省约4亿美元的汇款费用。

据证券时报报道,经济学教授张锐认为,萨尔瓦多是一个以现金交易为主导的经济体,大约70%的人没有银行账户或信用卡,无法享受到银行服务,不过,萨尔瓦多的手机普及率却高达146%,每人手握约1.46部手机,因此如果能让他们通过手机终端学会运用比特币点对点式的转账交易,就可弥补无法企及银行零售服务的缺陷,同时大大提高金融的普惠程度。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通常跨境转账的手续费十分昂贵,中间银行一般都要收取10%以上的费用。在此背景下,具有迅速、便捷、无需佣金特性的比特币自然就成了萨尔瓦多比较理想的货币,方便其接收付款和汇款。”

而近年来美元通胀严重,也直接影响了萨尔瓦多经济。尤其是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影响,美联储本已在2019年缩减的资产规模再度提升了约21%,这也令全球物价乃至不动产价格、劳动力价格和股票、债券价格上扬,加剧了贫富分化的同时又降低了工薪人群的购买力。

该国总统布克尔就声称,由于国家自2001年起使用美元作法定货币,而疫情期间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令美元走弱,削弱了该国的购买力,故为抵消美联储政策的影响,有必要提升比特币这种供应量不受央行控制的交易媒介为法定货币,并将之与国内流通的美元看齐。

所以,萨国在法定货币美元之外选择比特币,也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想摆脱美元对国民经济的影响以及降低巨额汇款费用的一个办法。

“比特币实验”背后,少数人的“权力游戏”

但萨尔瓦多将比特币列为国家法币背后,可能有更为复杂的原因。

“比特币日”上演的民众抗议活动,或许也暴露出萨尔瓦多国内对于比特币的割裂态度。

总统Nayib Bukele和加密货币拥护者们在社交平台上不遗余力的“宣传”,可能蒙蔽了很多人的眼睛。

据外媒报道,早在6月法案通过后,萨尔瓦多民众就进行了多次反对游行。他们认为此举不会帮助该国最贫穷的民众。

一位居民告诉路透社:“这是一种对 pupusa 小贩、公共汽车司机或店主不起作用的货币”。

中美洲大学(CAU)的调查显示,约70%的萨尔瓦多人反对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而反对党议员也已发起废除该法律的努力。

萨尔瓦多 Universidad Centroamericana José Simeón Cañas 大学在本月发布的一项民调也显示,超过 65% 的萨尔瓦多人不希望政府花纳税人的钱来采用比特币,80% 的人对比特币几乎或没有信心。

事实上,比特币法案在萨尔瓦多快速通过并实施背后,可能是一场少数人的“权力游戏”。

据媒体报道,比特币的正式采用,正值总统布克尔面临越来越多的经济发展阻力、不断扩大的预算缺口以及进入债券市场的渠道有限之际。

此外,萨国与拜登政府的外交关系一直很紧张,因为国际组织指责布克尔用独裁手段控制萨尔瓦多。

今年5月,布克尔所在的执政党议员解雇了该国最高法院的所有成员。上周五(9月3日)晚些时候,新任命的最高法院法官们裁定布克尔可以连任两届,从而使布克尔能够竞选连任。美国驻萨尔瓦多大使馆表示,这项裁决违反了萨尔瓦多宪法中禁止直接连任的规定。

据外媒报道,萨国总统布克尔及其支持者为了摆脱美国控制,巩固执政党地位,“在没有经过民意调查的情况下,快速通过了这一法案。”

反对派政客赖特 · 索尔透露,当时比特币法案很快就通过了: “比特币法在议会几乎没有经过任何辩论就获得通过,整个过程只花了大约5个小时。”

“萨尔瓦多效应”或将挑战美元霸权?

萨尔瓦多的举动,也在美洲大陆引发了“多尼诺骨牌”效应。

萨尔瓦多《比特币法》通过以来,已经有一些中美洲与南美洲国家纷纷站出来亮明自己对比特币的官方态度,其中古巴开始将岛上已经使用的加密货币合法化,而巴拿马和乌拉圭等国的立法者也提出了类似的立法条例。

南美的巴拉圭众议员Carlos Rejala在萨尔瓦多官宣当天表示:”计划在本周提交与比特币相关的“重要法案”。该法案将允许加密数字资产公司使用加密货币为巴拉圭业务提供资金,并将其利润资本化到本地银行。

更为激进的巴拿马国会议员Gabriel Silva在推特上宣布:巴拿马或将成为第二个支持加密货币加入法币的国家。

除了萨尔瓦多,美洲先后有巴拉圭、巴拿马、巴西、哥伦比亚、阿根廷、墨西哥、厄瓜多尔7个国家的政要以不同方式表达出对比特币的浓厚兴趣。

而这些国家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绝大多数国家都对美元依赖性极强,甚至发行的官方法定货币也已被美元替代。

经济学教授张锐认为,这些国家也失去了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政府调控经济的能力显著边缘化。虽然说如同萨尔瓦多那样选择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并不是为了“去美元”,但如果通过数字货币的应用能让本国经济独立性增强,也是它们所共同愿意看到的结果。

张锐表示,诸如萨尔瓦多之类的经济体并没有中国以及欧美国家那样强大的金融科技,只能借助私人虚拟货币的力量来完成法定数字货币的布局,甚至在比特币被许多大国所“封堵”的背景下,不少弱小国家还想趁机“拣货”,以快捷地获取自身短缺的外部金融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说,萨尔瓦多以外或许还有更多国家将比特币升级为法定货币,其中可能带有金融博弈的成分。

萨尔瓦多在美洲掀起的比特币法币化风暴,会挑战美元的霸权地位吗?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此前在接受凤凰网财经采访时曾表示:

“萨尔瓦多、巴拿马等国家采用比特币,说明它们已经不信任美元,确实想摆脱它,美元的信用程度也在降低。但是现在由于美元在国际金融领域长期的统治地位,你暂时还摆脱不了,尤其是小国。”

有美国金融咨询机构的研究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即便是在萨尔瓦多,比特币法币化的普及仍然存在很多困难,美洲其他国家也只是跟风,并未实质性实施。未来美元的霸权地位或许会被削弱,但要经历漫长的阶段,而且也不一定是比特币充当这个角色。”

比特币“法币化”风险重重

众所周知,法币的一大特点就是其稳定性。而比特币的特点,正好相反,其价格波动极大,因此作为法币,也将面临极大风险。

就在9月7日,萨尔瓦多的“比特币日”,比特币价格突然闪崩。一个多小时内,从50000美元左右的价格,一度跌至42830美元的低点,跌超7000美元,日内跌幅达18.73%。

比特币闪崩导致全网加密货币普跌导致大量资金爆仓,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9月8日6点半,过去24小时内,共有39.7559万人爆仓,爆仓金额达281.61亿人民币。

其中,过去24小时内,最大单笔爆仓金额甚至达到4370万美元,约合2.83亿人民币。

有分析师认为,获利回吐是此次比特币在利好消息出现后闪崩的主因。

据金十,分析师Tony Spilotro表示,投资者或交易员可能并不看空比特币,但获利回吐从来都不是一个坏主意。这可能对过度杠杆化的多头交易者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响,造成了止损的连锁效应,导致比特币接连失守数道关口。

Tony Spilotro认为,担心比特币法定货币化很难在萨尔瓦多之外实现,也是市场对比特币上涨信心减弱的原因之一。

Valkryie Investments的首席执行官Leah Wald表示,比特币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挑战。市场的反应并不令人意外。他表示,“一段时间前”,市场已基本消化了这一消息。

Wald说:“最值得关注的是,拉丁美洲或世界其他地方的邻国是否也开始采用比特币作为本国货币。”“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就会看到一个抛物线式的上涨,因为更多的人可以即时访问加密货币,这将导致更多的人采用加密货币,更多的控股和更高的价格。”

比特币看涨者、亿万富翁Mike Novogratz认为,周二比特币的突然暴跌是投资者们情绪过于亢奋的结果。

至于比特币价格走势,他表示,过去几周虽然表现强劲,很难预测它在短期内会如何演绎。但他表示,从长期来看,比特币的发展轨迹是明确的。“据我了解,已经有足够多的大型机构认为这是一种重要的价值储存手段。”他表示。

对于萨尔瓦多而言,比特币定价权并不在自己手中,这也意味着,在将来整个国家都要承受比特币价格大起大落的风险。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谭雅玲认为,在正式成为萨尔瓦多法定货币当天,比特币价格又暴跌19%,40万萨尔瓦多国民遭受损失。没有达成“去美元化”,反而增加了被美元打压的风险,萨尔瓦多得不偿失。

“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对比特币有所限制,比特币交易量大起大落,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技术问题连连,萨尔瓦多无法应对市场动荡,只能被迫接受代价。”谭雅玲表示。

比特币仍存争议,全球竞速央行数字货币

对于比特币的争议仍在持续,但数字货币的浪潮却已席卷全球。

今年以来,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骤然提速。中国、日本、德国、英国等全球主要大国都纷纷加速了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落地进程。

泰国央行宣布将在明年第二季度开始测试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日本央行发布公告称,从当天起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第一阶段的验证性测试;瑞典央行表示,未来一年内将让银行测试央行数字货币e克朗。

俄罗斯央行也表示,计划在2021年12月前搭建数字卢布平台,明年第一季度启动测试;英国央行宣布,将联合英国财政部成立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工作组,以协调本国数字货币探索。

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全球有86%的央行都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已有超过六十个国家试验本国央行数字货币。

而中国在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落地应用方面已经走在世界前列。目前,中国全国范围内的数字人民币试点地区已经有10个城市+1个冬奥会场景。

4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透露,接下来要进一步打造数字化人民币的基础设施的生态系统。

今年4月18日晚,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分论坛“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上表示,数字人民币推出还没有一个具体时间表,并且强调,数字化人民币的发展重点目前主要是推进在国内使用。

2021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组发布的《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132 万个, 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领 域。开立个人钱包2087万余个、对公钱包351万余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余笔、金额约34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曾对正在试点的数字人民币相关误解作出澄清回应。

周小川表示,DC/EP的发展主要是立足于中国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跟上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步伐,提高效能、降低成本,特别是为零售支付系统服务。设计的本来目的和努力方向就没有想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上支付货币的地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