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官网!
资讯

Web3.0迎来拐点:从底层走向应用

对于大部分在圈外围观的用户来说,现在的Web 3.0粗糙的就像当初人们用指令集操作运行在大型机上的Linux。

而正因如此,Web 3.0也必然会经历从Linux指令集大型机到Windos视窗操作小型化PC的转化。从2020年的Web3大会上我们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开发者和从业者在这个方向上的努力。

今年的Web3大会是首次来到中国,相比于前两届风格和内容上有非常大的反差。此前在国外举办的活动更像是Web3版的谷歌I/O大会,极具国外互联网科技圈的开发者集会色彩。

而今年进入中国,多多少少会有点入乡随俗的感觉,话题上更加宽泛,能够很鲜明地让人感知到Web 3.0正在试探或者可能触达的边界。最明显的就是前两届会上出现的是斯诺登这样的极客圈焦点人物,而今年你能看到传统行业里从事支付、智慧城市、人工智能的专家,甚至是佳士得拍卖行的负责人。而从多方观点的对撞中,我们也能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当前Web 3.0存在的一些问题和矛盾。

波卡为Web 3.0带来的全新“抽象”

我们之所以能够享受到当前的互联网服务,背后经历了漫长而复杂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抽象。在信息技术领域,抽象的含义就是简化复杂的现实问题的途径,它可以为具体问题找到最恰当的类定义,并且可以在最恰当的继承级别解释问题。它可以忽略一个主题中与当前目标无关的那些方面,以便更充分地注意与当前目标有关的方面。

当前的互联网服务就是从最基本的信息论、计算机科学、数学、开发语言、软件系统工程、心理学以及一大堆复杂逻辑等事物构成的庞大体系中抽象出来的产物。Web 3.0的落地也始终伴随着这样的运动。

作为Web 3.0其中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波卡为什么获得极高的认同?根本原因在于它成功地达成了一种更加底层的新抽象。Gavin Wood在会上的分享中认为代表就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平行线程和平行链。不同之处在于,上一座里程碑以太坊本质上也是基于比特币系统,一种更加全面的抽象。开发者可以在其基础上建立智能合约从而让货币变得可编程。

而我们此前经常提到的“图灵完备性”放在今天的环境和需求下,显然不适用的。首先运行在以太坊上的程序会受到有限资源的制约,导致开发者无法构建更加复杂的应用,并且还是以一个合理且低廉的价格运行。其次,由于智能合约的所有处理以及业务上的交互都要放到链上的共识环境内实现,这就导致一点小小的改变都需要大量的代码和工程去补救,这就耗费了大量的成本,而且阻碍了产品的快速迭代和产品新服务的快速添加融合。

最终的结果就是开发者无法构建更加多元化或者复杂的应用,将底层的价值传递到应用端,让用户充分感知。

波卡的抽象模型将以上这些更加概括地表达出来。例如开发者的需求可以更加简单自由地在Substrate中实现,除了可以兼容以太坊本来的功能,开发者还可以引入其他的模块去自由组合。而这一切都是通用的,也就是说它只会满足应用组合和开发的需求,不会成为强制性的制约。例如有人想开发一条平行链,功能是允许用户用传统社交网络账号登陆波卡上的另外一条平行链,不需要账户也不需要货币,在Substrate中就不用必须加上那些不需要的固定元素,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这条链因为没有货币设计,因此也不会被因其他应用拉高的手续费绑架。此前DeFi拉高手续费,Dapp游戏也被波及就是如此。

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波卡成为应用平台的中台,应用端作为更上一层的平台,可以更加自由地随需调用中台的资源、基础服务或者公共功能模块。而行业教父级别的嘉宾,中国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认为这更加能够解释异构多链跨链系统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中台层面的各项基础服务分布在多个不同的链上,如果缺少跨链这一环节,那么就很难让应用产生大量基础资源、功能、服务的多样化组合,功能或者业务多样化单一的局限性也很难让Web 3.0诞生出更多的商业场景和市场,需求端很难接受一个笨重、难用且并没有多少价值的应用。同时多这样的设计也让应用开发者们避免承受因选择某一条链作为核心开发平台所带来的机会成本风险,开发者只需要专注于产品应用的创新和打磨,这样能够有利于Web 3.0应用的大规模爆发,从而撬动更广泛的市场。

弥合底层和应用端这项工程蕴含着巨大的机会

Web 3.0自下而上的“抽象化”运动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种矛盾的影响,那就是底层和应用端的“断层”,早先区块链仍然延续了开源精神,开发者可以获得大量底层技术和代码支持,这点对于早期的启动来说符合现实的,但是一旦后续整个行业重点开始向生态发展转移,简单的开源就无法满足快速扩展的需要了。

这点对商业性或者职业性的开发者来说极为不友好,而生态发展的关键恰恰需要依赖于海量的开发者。

传统互联网的应用生态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是因为有很多优秀的开发库和成熟的API。比如Uber并不是所有模块都从零开始开发的Uber开发者开发出了核心代码,然后接入GPS接口获得用户位置。接入支付接口付款给司机,接入消息接口把司机信息发给用户。而当前Web 3.0应用的开发者面对的是大量开源代码,很多功能模块也都要自行开发,这是一个相当“简陋”的开发者环境,Web3大会上涉及生态发展的相关话题时,不止一个人提到工具的极度缺乏。

虽然各个公链的社区腾出手来去丰富开发工具,波卡的Substrate更是树立了一个典范,但这还远远不够,开发者还需要更加丰富且易用的可调用资源库。从底层技术再到方案再到产品再到产品即服务,这个过程就是在弥合我们前面所提到的“断层”,这项工程更像是在打通产业链上游的一个“堵塞”,联系Web 3.0应用生态未来巨大的市场前景,我们可以看到这其中巨大的机会。

现在业界已经有一部人在做这件事。例如Chainlink代表的预言机等等,Chainlink创始人兼CEO Sergey Nazarov在大会上的分享中透露,Chainlink将提供除价格之外的其他数据服务,例如天气、比赛结果等等。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服务会以模块化、微服务或者功能即服务的形态出现,同时具备交互能力。

一开始智能合约是不具有连接性的单体应用,全都是复杂的代码,笨重又不安全。后来各个协议开始开发更小更灵活的模块,这些模块内嵌在协议中,实现各种功能,比如借贷或者衍生品或保险。再后来,这些协议中的功能模块还可以分别被用在其他应用中,比如Aave的某些模块可以用在Synthetix里或者Synthetix的某些模块用在yEarn里,诸如此类的。所以有越来越多的协议开始往“面向服务的基础架构”转型,开始开发小模块,并将模块灵活组合在一起,这样做有两个作用。

第一,提升模块的通用性、可用性和可靠性,即使组合在一起也是如此,这样就可以打造出更复杂和多样化的产品。

第二,这可以让人们专注于开发模块,深耕某一个功能或领域,开发出专业化模块,然后跟其他模块组合在一起,实现更高级的功能,并且更加丰富的数据服务,也能够催生出更加丰富的业务场景。

此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其中极具创造力的模块开发者。Starks Network首席科学家张晓在讨论隐私保护解决方案时提出,由于零知识证明涉及到大量密码学和数学问题,导致很多开发团队没有能力去独立实现,因此零知识证明应用的普及度还不是很高。但是现在也出现了新的解决方案,即将零知识证明打包成一个产品,即零知识证明虚拟机,开发者只需要做一个简单的编译转换,就可以获得零知识证明虚拟机提供的服务。

未来,零知识证明虚拟机可以以平行链的形式运行在波卡生态内,其他平行链可以直接通过跨链的方式调用零知识虚拟机的平行链进行一些信息验证和证明。类似于这样的功能模块产品还有Patract Labs在开发的Web 3.0应用商店,开发者只要在这个应用商店上架,商店就会帮助他们适配浏览器插件或者各类手机钱包应用,这为Web 3.应用生态和客户之间创建了一个沟通渠道。

Web 3.0的最终目标是“消失”

当下,我们对互联网的感知正在逐渐减弱,复杂的底层技术、逻辑、操作、程序都被慢慢隐藏,就像我们觉得移动支付非常方便,甚至都快成为我们的一种习惯或者行为方式,但是一笔几块钱的支付达成背后,其过程是极其复杂的。此外现在我们还需要通过各种实体操作去获取服务,未来随着AR、VR、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应用甚至能够成为我们周边的一种“自然环境”,不被感知,但能享用,这也是Web 3.0未来所要达成的目标。

我们看到今年很可能会是Web 3.0产生巨大转折点的一年,以太坊生态已经高度成熟、Filecoin主网也顺利上线,波卡最关键的跨链功能也完成了所有的开发工作,安全计算隐私保护的项目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社会对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的理解和接受度达到了一个更深刻的程度,透过泡沫,Uniswap借助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为后来的开发者和创业者确立了标准。Web 3.0的基本要素已经出具雏形,接下来就是等待应用生态的爆发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