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官网!
资讯

Cred破产的隐秘角落:曾做现金贷的联创挪用巨款,员工投入36年积蓄讨债无望

“千百年来,有几个生意模式一直没有变:菠菜、颜色与借贷。其中菠菜与颜色的长久依赖于对客户欲望的引诱,而借贷的永续更多仰仗放贷机构的自我品性与极端压力测试。“明星加密借贷商Cred近期申请破产后,社区中出现了这样的讨论。 

这家坐拥3亿多美金信贷余额的加密借贷商,不乏知名机构的加持,丹华资本、FBG、BlockTower、DFund等基金以及Litecoin李启威、Techcrunch Founder Michael都曾是Libra Credit(Cred前身,下统称Cred)的投资机构,超过2500万美金的融资规模在行业中也分量不小。

它的轰然倒台,其中诚然有几分「312黑天鹅」之类事件影响下的不幸色彩,但无论是申请破产文件上高达1-5亿美元的欠债,还是高管公开斗争与诉诸法律的拔刀相向,抑或是各方信源指证的「内贼」争议。都不禁让人推想Cred作为一家「借贷商」,是否有不逾矩,不踩红线?它倒台背后的乱象是否是加密行业共存的问题,而作为用户的我们又应怎样选择?

高管们的纷争是台面上Cred破产的原因。根据Cred 10月29日官方发出的声明,其在处理公司「特定资金」(specific assets)时遇到了一些欺诈,正在与执法部门就此事进行合作。而在官方发声的前几天,10月26日,Cred便解散了中文的社群。

从后来披露的破产文件来看,上述所谓特定资金,应该是指该公司前CIO(首席投资官)James Alexander着手处理的资金。据律动报道,今年3月,Cred曾试图建立一个名为Cred Capital的新公司,帮助安排债券发行并监管加密资产管理。 

但随后不久,Daniel与James在公司的归属控制上发上了争执。前者认为James雇佣了一名不合格具有欺诈性的资产经理,给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并且试图将他自己设立为Cred Capital的唯一董事,且拒绝归还公司所有的「价值300万美元BTC」。

James方面则对法院声称,Cred Capital 本来就是一家独立公司,他本人应当是该公司的唯一董事,而Daniel等人的行动无疑是想要发动「公司政变」。

双方各执一词,高管纷争、诉诸法律是当前Cred台面上对外呈现的状态,而Daniel则似乎试图将公司无奈破产的原因归咎到James及其「挪用不还的资金」上——但几百万美元的争议款项相较高达数亿美元的欠款,无疑是杯水车薪。 

那究竟是什么引发了Cred的陨落呢?一位名为Daniyal Inamullah的Cred前职员呈现了更为内幕的信息。

据多个信源透露,Lu Hua虽身系Cred高管,但其实是在逐渐远离该公司领导层,他在外边建立了一个与Cred类似的公司「moKredit」,其定位是「为在线游戏发行网站与玩家间提供基于信用的支付方式」,帮助玩家实现“先玩后付”的借贷业务。而从领英信息来看,有多位职员先后或同时在moKredit与Libra Credit工作。而如今,Lu Hua的领英信息却未能查到,或许是已经被其删除。

Cred为了助推自身业务增长以及帮助Lu Hua,前后共向「moCredit」贷出超3900万美金,相关款项为Cred创造15%-24%的年化利息收益。

天眼查信息显示,注册在香港的moKredit公司在大陆全资控股摩趣(上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Lu Hua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而源码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曹毅担任董事。而Lu Hua还曾在担任上海佰晟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并与曹毅在2016年2月份共同卸任董事职务。

百度百科显示,上海佰晟在国内推出的产品mo9先玩后付还获得了红杉资本、德国贝塔斯曼基金数千万美元的投资。而旗下还有另一款名为mo9信用钱包的现金贷产品,目前这些产品均已下线。网络上还有大量关于mo9信用钱包放款和催收的信息,并有在mo9信用钱包吧中的讨论帖称,在2018年8月7日已经暂停放款。

从2017年12月国内便开启了对现金贷的严厉监管打击,这意味着Lu Hua却在先后从事了现金贷和1CO两项禁止的业务。而mo9现金钱包暂停业务后,是否又私下开启新的现金贷项目我们并未能从公开资料中查到。

而根据Cred向法庭提供的破产文件,由于3月份新冠疫情肆虐导致的资本市场「连锁崩溃」,其现金流一度捉襟见肘,危难之际,Lu Hua又以个人名义向Cred施以援手,借贷300BTC给到对方。

吊诡的事情正是发生在这两间公司你来我往的拆借中。一方面,相关的拆借信息鲜有文字材料可供查阅,另一方面,根据Cred部分前员工集体向Cryptobreifing披露,在经历极端市场打压现金流以及Lu Hua私人支援300BTC贷款后,关于前述的3900多万美金如何继续偿还、以怎样的利率偿还等问题,却没有了后续的方案。而Cred却在向特拉华州法庭提交的文件中声称,存在一个「重新协商的还款方案」(「renegotiated schedule」)。 

前述员工还补充了更多细节:Cred并未尝试去追讨那笔资金(recoup on these funds),而Cred投资委员会的相关诉求也均被CEO Daniel驳回。

至此,我们可以确定,Cred的高管们间无论分合,事实上存在着资金拆借却不追讨的现象。从Cred的业务模式来讲,他们依靠客户质押BTC、ETH、XRP等数字资产来放贷收息进而为公司创收,但无论是其向法庭提交的法律文件,还是从事后一众职员及其他信源透露的情况来看,Cred难逃「偷偷挪用客户资产」的嫌疑。

https://www.8btc.com/media/66844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