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官网!
资讯

IMF《跨境支付的数字货币:宏观金融的影响》报告解读(二)—-四个场景分析

前文介绍了IMF报告里面四个场景。本文就分析其中三个场景。下图是我们分析后的时间表。

一、第一场景:跨境小额支付交易

第一个场景开始于2014年12月。当时,英国央行发现数字货币(例如比特币)居然没有信用风险,也没有流动性风险,这个发现震撼英国央行。因为现代金融系统的发展,经历了几百年发展(从1694年世界第一个央行制度算起,这就有320年的发展历史)。但在320年后,银行系统还是有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但是数字货币没有。另外数字货币一个重大功能是跨境支付,而且速度比现在银行系统快的多。美国监管机构发现,大量的数字货币交易都是跨境支付,而且都不经过SWIFT系统,打破了传统的金融系统[1]。

二、第二个场景:进行货币取代

第二个场景开始于2019年6月18号,即Libra白皮书面世。这次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许多央行开始担心自己国家货币被Libra取代。2019年7月IMF所说的货币取代理论是再次得到验证,如果本国货币不强,一旦遇到高通胀,则本国货币可能被别的国家的CBDC/GSC所取代。要注意的是,对一些本国货币本身很弱的国家来说,根本无法发展CBDC或GSC。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即使他们采取措施使得本国货币数字化,也无法抵抗外来CBDC/GSC的冲击。

三、第三个场景:全球单一GSC

第三个场景也开始于2019年6月18号。始于对脸书的Libra币会成为唯一的世界通用稳定币GSC的担忧。

CBDC发行尚需时日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BIS)和7国央行(包括美联储、英国央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加拿大央行等)在2020年10月报告[4],一个国家若要推出CBDC,需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多,包括法律观点、CBDC基础设施,金融稳定性,货币取代性、以及CBDC对于商家和银行的适应性等。因此,推出CBDC可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sCBDC不是CBDC

另外BIS报告还提出一个概念,就是合成CBDC (synthetic CBDC, 缩写sCBDC)不是CBDC。sCBDC是IMF在2019年7月提出的概念,许多学者都认为这是一个好方式。但是BIS报告认为这不是CBDC。原因很简单,因为sCBDC不是央行发行的,所以不是CBDC。sCBDC担保单位主要是发行方,央行只负责后面的存款,但是CBDC发行流通机制中,央行是完全的担保方。如果采取这一思路,CBDC的发行恐怕还会再延迟,因为传统上,国外央行主要是制定货币政策,不是发展科技,但是发行CBDC除了需要制定货币政策,还需要发展科技,这些央行内部这样技术人才很少。

GSC发行考虑因素比较少

相反,GSC的发行涉及的因素要少得多,只要有金融机构(例如银行)愿意支持,有支付系统愿意合作,有合规监管计划,有强大的预备金制度,GSC就可以由科技公司推出。而且脸书 Libra 2.0的模式已经出来,学习Libra 2.0,加上改进,以小试点观摩后,再慢慢扩大,计划就可以推出。欧洲有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科技也非常发达,在数学、安全、计算机、通讯、系统上各领域拥有世界一流的研究开发机构,他们的合作必定可以推出欧洲版的Libra。而欧洲商业机构可以加盟助阵,形成一个欧洲版Libra的生态圈,这样就可在1到2年内推出欧洲版GSC来对抗Libra。

GSC是CBDC的先锋

脸书Libra 2.0 白皮书公开表明,愿意提出CBDC技术服务给世界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帮助他们开发自己的CBDC,这就是“弃币保链”的战略思想(这就是普林斯顿大学理论)。这表明GSC就是CBDC的先锋。如果GSC能够成功,由GSC的基础设施变成CBDC的基础设施会是快速的。

第二梯队对阵第二梯队

当务之急,不是每个央行(比如欧洲央行)自己开发本土的CBDC,而是应该遵循我们以前提出的建议:让第二梯队的欧洲版Libra对抗脸书Libra,双方发展和推动自己的第一梯队CBDC出现。 欧盟成员国德国、法国、芬兰、瑞典等作为科技大国,可集结大型科技公司,联合发行一至两个GSC对抗Libra。

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第三梯队

由于BIS不认为sCBDC是CBDC,于是第二梯队就有两种:sCBDC以及Libra等稳定币。至于币圈的稳定币,我们归纳为第三梯队。

第二梯队可能比第三梯队更值得投资

由于GSC接受监管,又合规,这样可让GSC大量流通,GSC方可以获得收益。根据比目鱼模型理论[6],在平台上GSC可以得到他们在商业上的优势,因为他们不但交易,而且得到交易的数据,在这新数字经济,数据就是新石油。

[1]. 蔡维德,姜晓芳. “如何成为未来世界储备货币?——新宏观经济学出现”,2020.02.10.

[3].蔡维德,《监管科技新方向:网络化、嵌入式、实时化、混合化、智能化、全面化》 2020.10.09.

[5].蔡维德等,《智能合约近期五大科技突破:标准化、系统化、合规化、架构化、工程化》2020.09.15.

[7].蔡维德,姜嘉莹,平台霸权—–打赢新型数字货币战争的决定性武器 Libra 2.0 解读(下),2020.05.09.

https://www.8btc.com/article/66730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