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官网!
资讯

数字人民币稳舵奋楫

文:艾森斯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

细心的人发现,以上所述的关键词是“稳妥推进”。分析人士认为,这说明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开发深度和应用场景广度还处于初始阶段,还需要不断完善和发展。

此外,该报告还指出,国际组织及部分经济体央行对CBDC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的影响开展了前瞻性研究。总体来看,CBDC的潜在影响因其类型、运营方式以及计息机制的不同而有较大差异。采用单层运营模式或计付利息的零售型CBDC对货币政策传导、金融脱媒的影响较大,批发型CBDC和采用双层运营模式且不计付利息的零售型CBDC则对金融体系影响较小。

报告中认为,具体有四点:一是计息型CBDC可能影响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计息的CBDC则影响较小;二是计息型CBDC可能对银行发挥金融中介职能带来影响,不计息的CBDC则影响较小;三是CBDC有助于提高支付效率,降低支付成本,助力普惠金融;四是CBDC有助于提升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能力。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发文指出,数字人民币在支付运行体系和机制上的重大变化,即央行成为了数字人民币的运行核心入口和清算中心,实现了“货币即支付、支付即结算”。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还认为,数字人民币有助于推动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接下来,商业银行应该主动把握机遇,结合自己的优势选择应用场景,推动自身数字化转型发展。

欧科云链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曾表示,要让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在贸易结算或供应链融资环节得到更好的应用,还需突破三大瓶颈:一是在技术层面,现有的区块链技术仍无法满足DCEP对业务高并发的需求;二是有效解决道德风险,在小额零售场景领域,比如目前业界比较担心的一大道德风险,即双花问题;三是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无法提供利息收入,因此资金相对宽裕的产业链核心企业是否愿意使用法定数字货币用于贸易结算仍是一个问题。

北京商报刊发的《全球竞速数字货币 “做快的”还是“做对的”》一文中指出,在前所未有的变局中,在高悬头顶的通胀风险下,在越滚越大的债务雪球面前,所有人都在寻找货币的下一个可能。所以,欲速则不达。

商务部发布《关于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

从应用场景来看,试点主要集中在零售支付场景,覆盖了交通出行、生活缴费、餐饮服务、购物消费、政府服务等多个领域,满足了消费者对支付便捷、高效的需求。

10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2020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的信息。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钱包,统一数字人民币认知体系,有效降低防伪成本,按照双层运营原则,采用共建、共享方式由央行和指定运营机构共同开发钱包生态平台。同时,要实现各自的视觉识别和特色功能。

他认为,在数字人民币发行过程当中,一方面,所有的商业银行也应该参与到流通服务中来;另一方面,也要保证为包括贫困地区和数字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的、使用方便的数字化央行货币,避免数字鸿沟和金融排斥。

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数字人民币目前可在4个试点内,通过“二维码”或“tap and go”运用。试验阶段运作顺畅,有超过400万宗交易,对应逾20亿元人民币。同时,易纲指出,中国的数字货币仍在起步阶段,需要更完善的法律框架,以及着重透明度的监管要求,未来会与国际央行及监管部门,就框架以及货币稳定性进行讨论。

“目前我国数字人民币完成了顶层设计、功能研发、标准制定、联调测试等工作,已走在全球央行数字作弊的前列。”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在通过封闭测试与部分地区试点过程中,数字人民币还会进行一些列优化和完善。

中国人民银行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10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发布《金融科技创新应用测试规范》、《金融科技创新安全通用规范》、《金融科技创新风险监控规范》等三项金融行业标准。

这其中,《金融科技创新风险监控规范》明确了金融科技创新风险的监控框架、对象、流程和机制,要求采用机构报送、接口采集、自动探测、信息共享等方式实时分析创新应用运行状况,实现对潜在风险动态探测和综合评估,确保金融科技创新应用的风险总体可控。《监控规范》还提及技术使用安全,要求对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进行监控。

1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中表示,金融管理部门将做好统筹与协同,强化监管顶层设计和整体布局,加快完善符合我国国情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一是以创新监管工具为基础,在总结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经验基础上,完善风险监控体系,适时发布白皮书,尽早推出符合我国国情、与国际接轨的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二是以监管规则为核心,及时出台针对性的监管规则,确保金融科技业务在业务合规、技术安全、风险防控等方面有章可循,解决因规则滞后带来的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等问题;三是以数字化为手段,建设数字监管报告平台,采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监管规则形式化、数字化和程序化,加快数字监管能力建设,提升监管穿透性和专业性。

“已发现市场上出现了假冒的数字人民币钱包。”穆长春日前表示,在数字人民币时代,依然面临着防伪和防假的问题。

他还表示,数字人民币应该坚持中国人民银行的中心化监管:一是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发行额度,保证100%的准备,杜绝超发;二是要制定统一的业务标准、技术规范、安全标准和应用标准,避免支付壁垒;三是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的信息;四是要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基础设施,实现跨运营机构的互联互通,保证不会出现支付壁垒。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