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官网!
资讯

OKEx Research:美国大选将如何影响加密货币市场?

美东时间11月3日是美国大选的法定投票日,很多人都关心大选最后的结果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在谈论政治时,我们时常会陷入“键盘政治”的怪圈。为此,本文力求从经济学角度出发,客观介绍美国大选情况,以及在不同选举情况下对各市场的影响。

因此,真正左右美国大选结果的,不是有55张选举人票的深蓝大州加州或者30张选举人票的传统红州德州,而是中间的是摇摆州,所以两党在选战时都会把绝大部分资源集中投放在这些州。

下图是2016年希拉里和特朗普的选票分布,红色是投给特朗普的州,蓝色则是投给希拉里的州。除此之外,还有六个暗红色的州:爱荷华,俄亥俄,威斯康辛,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佛罗里达——这是当时民主党预计会赢,但最后却意外输掉的翻盘州。

其中,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是美国著名的“铁锈地带”,由于特朗普在竞选时承诺将工作机会带回美国,使得这些“铁锈地带”的白人工人阶层纷纷投票支持特朗普。特别是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辛这三个州,一直以来被民主党视为“蓝墙”,三州的选举人票加在一起是46张,但特朗普却在这三州以不到1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获得了全部的46张选票。此消彼长就是92票的优势,正是在这三个摇摆州的胜利,成功地使特朗普完成了“逆转胜”。

然而,三个州加在一起,特朗普的大众选票只比希拉里多10,7000张,仅占当时选票总数的0.09%。这正是中值选民定理所告诉我们的:选举的结果只取决于最中间的那个选民的态度,而与中间选民所在的群体是否多数无关。

2016年的美国大选结果使人大跌眼镜,尤其是希拉里的普选票比特朗普多了近三百万张,但最后却因选举人团制度输了总统大位。因此有人反思,是否将选举人团制度改为直接普选制度更合适。然而,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简单多数的民主投票原则本身也许并不是社会福利最大化的方案。

让我们来看看著名的康多塞悖论,以及后续发展而出的阿罗不可能定理。

在十八世纪法国思想家康多塞提出了著名的“投票悖论”:假设甲乙丙三人,面对a,b,c三个备选方案,有如图的偏好排序。

注:甲(a > b > c)代表——甲偏好a胜于b,又偏好b胜于c。例如在当前的美国社会,主要有三个政治议题:新冠疫情,经济政策,以及“黑命贵”问题,甲最关注的是新冠问题,其次是经济问题,最后是“黑命贵”问题。当然,a, b, c也可以是三个候选人,如分别代表特朗普,拜登及桑德斯。

(1)若取“a”、“b”对决,那么按照偏好次序排列如下:

(2)若取“b”、“c”对决,那么按照偏好次序排列如下:

(3)若取“a”、“c”对决,那么按照偏好次序排列如下: 

于是我们得到三个社会偏好次序——(a > b )、(b > c )、(c > a ),其投票结果显示“社会偏好”有如下事实:社会偏好a胜于b、偏好b胜于c、偏好c胜于a。显而易见,这种所谓的“社会偏好次序”包含有内在的矛盾,即社会偏好a胜于c,而又认为a不如c。所以按照投票的大多数规则,不能得出合理的社会偏好次序。

随后,阿罗又利用逻辑性和数学对“康多塞悖论”进行论证,其结论表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通过选举投票,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并不能保证产生出合乎大多数人意愿的领导者。或者更确切地说,随着候选人和选民的增加,“程序民主”必将越来越远离“实质民主”。

事实上,阿罗的不可能性定理经受住了所有技术上的批评,其基本理论从来没有受到重大挑战,可以说是无懈可击的。但阿马弟亚·森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用以克服阿罗不可能定理衍生出的难题—-当所有人都同意其中一项选择方案并非最佳的情况下,阿罗的“投票悖论”就可以迎刃而解。

例如在当前大选下,民众主要有三种选择:选特朗普,选拜登,因愤怒或冷漠而选择不投票。很显然,如果当民众普遍认为“选特朗普并非最佳方案时”,阿罗不可能定理就能迎刃而解,“拜登胜选”将成为合乎大多数人意愿的选举结果。

首先我们来看拜登和特朗普两大阵营的政策差异情况,如下表所示。

双方最大的政策差异在于税收和能源政策方面,对于偏左翼的民主党而言,更强调社会公平,要求缩小社会贫富差距,因此需要对高收入阶层和大企业提高税率,例如将企业所得税率由21%提升至28%;跨国企业海外子公司收入所得税率从10.5%提升至21%;而共和党阵营则支持大规模减税,以便增加企业收入和利润,最后惠及经济发展。同样地在能源政策方面,民主党阵营支持绿色经济,新能源;共和党支持传统能源,实现“能源独立”,重振煤炭行业。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执政后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中止了奥巴马时期的“清洁能源计划”等等。当然因为民主党对发展传统化石能源的反对,使得传统能源行业的利益受损,导致该行业的工人阶层产生不满。

拜登与特朗普在最低工资、医保、金融监管、中美关系四个领域既有分歧,也有相同之处。最低工资方面,拜登支持将最低时薪加倍,特朗普则态度暧昧,大概率希望由州政府层面资行决定而非联邦立法决定;金融监管方面,共和党历来支持金融去监管,特朗普上任后也出台了松绑《多得·弗兰克法案》的举措,拜登在金融监管方面未有明确表态,但在上台后可能倾向加强监管;在中美贸易争端方面,两者都支持对华强硬,但民主党作为自由贸易主义的拥护者,坚决反对通过加征关税方式向中国施压,尤其反对向盟友也打“关税大棒”。同样地,在财政刺激方面,民主党倾向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方案,主张2.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而共和党则主张较小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目前特朗普政府提出一份1.8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但尚未被国会通过。

就经济方面而言,最大影响主要来自于三大政策差异——税收政策、最低工资、对外贸易纷争。如果拜登胜选并成功实行税收新政,大概率将部分逆转特朗普2017年税改带来的美股利润红利,而最低工资翻倍也会导致企业利润空间收窄,最终导致美股下跌;但拜登胜选同时也意味着中美关系对于风险偏好的压制或降低,对于国际贸易领域是一大利好。当然,如果拜登胜选,但民主党人并未拿下参议院,导致国会继续分裂,那么其加税政策的推进难度将增大,对股市而言这是一大利好。

因此综合而言,美国大选会因总统参选人和国会两院的归属出现四种结果,并对美股产生四种不同的影响,具体如下所示:

1) 乐观情形:特朗普胜选+统一国会(推进减税2.0,概率低)

该种情况是美股市场比较喜欢的结果之一,因为特朗普政府会继续推进减税改革,同时如果年底疫苗顺利投入市场,并控制住疫情的进一步蔓延,那么美股将迎来上涨;

2) 中性偏乐观:拜登胜选+分裂国会(改善对外贸易关系+加税推进难度大,概率高)

在该种情况下,受制于贸易关系的改善,对外关税可能会被削减;另一方面,受制于国会的掣肘,民主党很难在国会通过加税法案,在此情况下,美股也会迎来上涨。

3) 中性情形:特朗普胜选+分裂国会(政策与当前差异不大,概率中等)

如果特朗普胜选,那么美股情况将于现在无太大差异,主要取决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何时能结束。

4) 中性偏悲观:拜登胜选+统一国会(改善对外贸易关系,但加税伤害盈利,概率高)

尽管拜登胜选可以改变对外贸易关系,但另一方面,民主党的加税政策和最低工资政策将会损害美国企业的利润收益;从长期看,不利于美股的继续上涨。

但对于新兴市场国家而言,站在第三方角度,美国大选的结局对本国金融市场的影响是有别于美股的。具体分成以下四种情况:

1) 乐观情形:拜登+统一国会(贸易关系短期减压+美元趋弱,概率高)

2) 中性偏乐观:拜登+分裂国会(贸易关系短期减压+美元趋弱,但政策受制约,概率高)

3) 中性:特朗普+分裂国会(与当前差异不大,概率中等)

4) 悲观:特朗普+统一国会(贸易纷争可能进一步加剧+美元趋强,概率低)

三、美国大选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民主党阵营对加密货币强调的更多的是加强监管,而共和党阵营则对此则表现的开放的多。所以,如果本次大选民主党获胜,那么加密货币市场将承受一定的监管压力,从中短期看,不利于加密货币市场的上涨,但从长期看,健康受监管的市场将推动加密货币市场进一步发展,并将会纳入主流金融市场中,这对加密货币市场是有利的。如果共和党在大选中获胜,那么加密货币市场在中短期内会迎来利好,但从长期看,想要让主流金融市场接纳加密货币,一定的监管是必不可少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